总相信诗和爱
能穿透一切距离
 

冷雨夜

冬夜的雨。冷得
无所禁忌。拥堵的鸟
借竹林而栖。而我
一条跌进池塘的失魂鱼
孤独鸟的化身。

冷雨是夜的咒语
时缓时急。我害怕
给污物暗中捂住了嘴巴
我不说话,再不敢说话
一排雨滴,一排压抑的琴孔

那一个个传信者的口形
从手指缝里漏出。如冷夜雨滴
门的背面,有门缝漏光
我害怕惊动了冬眠的蛙
和洞穴里的水蛇

独揣口琴的异乡人
跌进了夜黑。一条失魂的鱼
在焦急地祷告,在荒凉的池
不能惊动夜苍。更不能奏响
焦急的音符,在冷雨夜趟

查看全文

背影

吹散纷纷的扬尘

风和土地还是枯黄的

仿佛与时间失之交臂

 

近冬的斜阳写在脸上

一丝丝无奈的苦笑

丰收背后隐藏的一种苦笑

 

天空为什么象个圆圈

风不来,他屏住呼吸

雨不落,他强忍泪水

 

是否再次错过这叶落之秋

钟楼背后的面壁者

盘坐在那条干涸的河流

查看全文

走进虚实之间

走进虚实之间

或者虚实的我困于城内

持续发酵。舔血的烈酒

亵渎佛性,挡住了

据说可通向西方净土之门

 

墙角的喇叭花奋力呐喊

有人进来,就有人出去

围城里外,我和他们咫尺之遥

可阳光已摘下我的

面具和翅膀

 

护城河因此丢下两条盲鱼

一朵乌云犹如鹰鹫

在上空盘旋。落日

远在远山之巅涂鸦

我仍不入法门

 

“孩子,上来吧!......”

黑夜开始向我招手

僵直的钟楼喋喋不休

慢慢举起了潮汐。在月亮的长裙下

他们象星星,而我

独守钟楼——

查看全文

铁一样的命债

——悼记打工诗人许立志

 

草尖之露

遇光而枯

食指之光

弹指而出

只为数不多的光闪

怎划断你芒一样的心尖

 

落叶与枝条

秋风中告别

躯体摇落

舔血的酒歌

就那一首首诗毒

怎抵偿你铁一样的命债

查看全文

钟声

高高的帽子搞下来

头顶的重量轻了

弯下脖子的向日葵

已面朝黄土

爬满蝼蚁的秃顶

再也无力托举低下的阳光

 

多少年于夜空窜行

没有风,然后积云

嘀嗒未停的独白

不是雨,却似漏滴

那倒挂楼墙的一扇窗台

谁不停地敲打沉寂的夜啊

一声声恍如惊雷

一声声恍如枪响

查看全文

七月十四之鲁甸夜祭

(本图片来自互联网)

 

烛光在黑暗中跳舞

在贫瘠的黄土上跳舞

在一间间破房子上跳舞

在一块块伤疤上跳舞

 

红蜡烛掉泪

白蜡烛掉泪

红泪水与白泪水

也养不黑这片粗糙的黄土堆

 

黑夜的眼神是闪亮的

今夜幸有秋风作证

幸有黄土地作证

幸有未倒的破房子作证

 

穷苦的哀魂一声不吭

“我什么也没说

让别人去说”

海子站在高高的土堆上

 

“我和过去

隔着黑色的土地

我和未来

隔着无声的空气”

 

那里留下了裂痕

那里留下了干渴

还有伤口未合的人们

和一双双贫血的眼晴

查看全文

梵唱

寺庙里的目光

被木鱼声敲碎
如同一粒水银珠坠地

碎成无数颗圆圆的

写满了虔诚的符号

我无法隔绝世尘

压耳根刺探虚实

它却背离而去

倒向了半山幽谷

一湖弯月于此坠落

轻轻的风

骤起片片波粼



查看全文

生命总是脆弱的

生命总是脆弱的

真相,埋在逝人的口中

无从追寻。一群活着的人

钻进岩石的裂缝

也跳进滔滔的海洋

捞一根针。而这一根针

正扎过每一个人的脉管

被放着血

疼痛,眩晕,麻木......

 

生命总是脆弱的

一个海鸟飞过,一声声

啼哭,嘶哑而凄厉

把云朵也哭了下来

以对生命最敬畏之心

我们跪在了云端,向远处祷告

向上帝,佛祖和各路神灵

 


查看全文

悲泣的春城

踏进三月的初夜

春城还在冬天里缓神

毒蛇已吐液

在凋落的残冷

杜鹃鸟一声声凄鸣

一声声啼血


长刀泯灭人性

别让阴霾掩人耳目

擦亮你的双眼吧

让每一份悲痛燃点血红的烛光

让光芒亮遍每一处

黑暗的角落


春城如是悲泣

正飘落哀伤的雨滴

雨滴飘落,飘落

在三月的第二个黎明

你的双眼仍充满着

不安和沉痛的泪滴


查看全文

除夕夜

——谨以这首诗向博客的各位好朋友拜年啦!

 

年三十的晚上,想到你

一首诗歌。来过年啦

痛饮一盅月下的酒,脸便红了

象门外的红灯笼,晃呀晃

 

小山村南侧也顿时红了

该是城里的灯火阑珊

染红了半壁天空

还有我的心房

 

乡村这首诗歌,羞涩的

不肯随孩子们去凑热闹

以半边脸挨在我的胸怀

她说害怕鞭炮声会敲碎

她的新羽裳


查看全文

三世

从身体某扇虚掩的门钻进

我看到,肠子很脏

胃很脏,肝很脏,肺也很脏

唯心脏不规则抽颤,暗红

 

门外,还有哥俩

前世与后世,如同两条狗

一个忠诚守着,一个马上降生

三口之家,执于世尘


查看全文

纠结

凉秋躲进记忆里,挥之不去

暖春又会走来,只跨步之遥

我却无法迈过分手的节点

一条射线的始端,延伸不了

 

夏天杨柳依依的堤岸

不舍的风痛饮离觞

不舍的河水依旧要走

我等,唯有等,等到雪花绽放的时候


查看全文
© 臻爱挚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