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相信诗和爱
能穿透一切距离
 

瘦小的诗人扛着长膘的诗去剃度

爱情的火把已熄灭

瘦小的诗人扛着长膘的诗去剃度


瘦小的诗人扛着长膘的诗去剃度

白天睡觉,夜晚赶路

风吹起了散乱的长发是夜行的舟


瘦小的诗人扛着长膘的诗去剃度

喝光了水酒,喝雨露

样子象被风霜刮光的干瘪的树


瘦小的诗人扛着长膘的诗去剃度

固执如野驴兜转过多少弯路

断线的风筝终将堕落于孤寂的湖


瘦小的诗人已累死在半路

长膘的诗围在尸体火化的篝火跳舞

直至呕吐无物。七夜七天后

诗人与诗的灵魂一块儿上路



评论(4)
热度(6)
  1. 小小心窝臻爱挚尚 转载了此文字
© 臻爱挚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