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相信诗和爱
能穿透一切距离
 

三世

从身体某扇虚掩的门钻进

我看到,肠子很脏

胃很脏,肝很脏,肺也很脏

唯心脏不规则抽颤,暗红

 

门外,还有哥俩

前世与后世,如同两条狗

一个忠诚守着,一个马上降生

三口之家,执于世尘


查看全文

纠结

凉秋躲进记忆里,挥之不去

暖春又会走来,只跨步之遥

我却无法迈过分手的节点

一条射线的始端,延伸不了

 

夏天杨柳依依的堤岸

不舍的风痛饮离觞

不舍的河水依旧要走

我等,唯有等,等到雪花绽放的时候


查看全文

黑夜吞噬了我的眼睛

黑夜吞噬了我的眼睛

我跌进寺庙里,哽下白天的业障

泪涌成行,泪水喜欢在漆黑中闪动

我喜欢在夜海潜藏,有时也想露出水面呼吸

或在浪尖上跳舞。外面云儿依旧匆忙

她们慌乱地收缴每一颗蹿动的星光


查看全文

一首诗烙

窗外风声忐忑,滴落不安的涩泪

划伤暗淡的玻璃。那忧郁的裂痕

在反侧凝霜。雨,被越嚼越碎

吞下了光线。路,越远越孤独

丢下一行残黄的瞳孔。她,会在等我吗

一首诗烙,又辗转过多少回


查看全文

听说是残红作的孽障

山林抹面,日子早被松针划伤

孤独黄昏,听说是残红作的孽障

影子却向往背离,恍然不觉间

松树张弓而射,落入幽深的枯井

井底蛙鸣,一片蛙声道破了夜幕

那一轮弯月吐出,我正思量,在堰塞湖央


查看全文

我只说出三个字

我只说出三个字

星星在睡容中苏醒,将羞涩带走

月光不舍,多看了一眼,你的泪水开花

夜正凉,让信步的风儿抚摸

泉水正暖,影子在水中摇曳

已被树上的枝桠托举。这一刻

一盏孔明灯升起,或是心与心相连

查看全文

化作一缕轻烟

晚霞用滴血的目光紧紧盯住

你就燃烧了,如同案桌上闪烁的红烛

而我的肉身是扑火的飞蛾。燃烧一身的业障

发出焦臭的味道,我就走了

想起飞舞的蝴蝶,想起作茧的蛹

看了看你,化作一缕轻烟


查看全文

闷雷

山顶上孤独兀立的电视塔

刺破我的喉咙,我就哑默了

那些被哑默掩埋半截头颅的

石头,因此开口说话

从一张嘴巴传到另一张嘴巴

山里的阳光都溜进城里

仿佛从高处堕下,卑微也是一种荣耀

荣耀或是一裂匆匆的闪电

侍乌云盖顶,待我发出一声轰响

转身而过,一场暴雨真的来了


查看全文

待我呼出雾白

时间。掐熄了火焰

掠过云霞烧烬的累累伤痕。就被折骨伞收起

然后打开,遮挡着一阵阵风和雨


待我呼出雾白,雪花如期地飘落

悄然落在发上。那一丝丝含辛茹苦的

剔黑的白,已无暇歌唱



查看全文

哦!就那颗星星

风。染黄了我的小纸扇

吹皱了残旧的篆文

也撑走她的小桥流水


曾以一折火点燃我的灯。一首小诗

点亮水下之芒,叶尖之芒

哦!就那颗星星,还隐疼于心怀


查看全文

流星又怎会陨落身旁

埋进深夜的冷石堆

一首诗竟找不到发芽的土壤

潮湿的心早被风声驱赶

 

诗的词句飘远,不再驻足

在冗长的月光。该忘了吧

没有她的日子,流星又怎会陨落身旁


查看全文

流水声却从未断过

明月挂在枝头,夜蚤跃上眉梢

你曾百般呵护的面容

也不过是一具美丽的黑影子

 

乌鸦叼书而至,一封泣血的遗书

秋风嘶哑,落叶嘶哑,木鱼声声嘶哑

流水声却从未断过


查看全文
© 臻爱挚尚 | Powered by LOFTER